浮生若夢
戀世


時計



プロフィール

♂ ♀☆ 希然♪

Author:♂ ♀☆ 希然♪
记忆中的味道
只有回到过去才可以品尝

流走的不只是时间……



最近の記事



★★星の鎖★★

★
Sai

私達の過去
私達の過去



最近のコメント



曜日ごとに変わるメッセ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ー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大の願望♪♪

希望早上可以顺利的睁开眼开始新的一天

祈祷……可以健康的活下去……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KA d^()^b
觉得这两天真的特勤快了~~
2
第二章
亮转动手里录音机饶有兴致的斜睨山下,[第一次?和也的第一次应该早就给了幼稚园的小胖妞了吧。]手指一晃关掉开关翘腿打量山下。[和也一直喜欢漂亮的东西所以他的第一次应该也很漂亮。]一语双关。。
山下眉毛一挑,要笑不笑的说是吗?只要漂亮就可以吗?
[对,只要漂亮。]比如你大爷我还有那个妖蛾子赤西仁当然勉强算上你没关系。晚饭到现在还没吃,肚子饿过头没有知觉开始头脑发晕,这个山下怎么看都是对和也的兴趣超过别的。亮靠着沙发闭眼大声自语。[新人偶像赤西仁被炸伤,耀眼新人设计师山下智久神秘出现,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好大一声碰自门口传来,经济人池田先生狼狈的推开门,显然还没自惊吓中回魂的声音极力反对[不可以!坚决不可以。]双手用力在胸前划叉大大的叉,锦户亮的毒蛇嘴简直是偶像和经济人的噩梦,什么秘密他都能挖出来——只要他对这个人有兴趣——幸好他要求还算高。沾了他口水的新闻损人于无形,明褒暗贬指桑骂槐一词多义指代不明,知道内幕的人胆战心惊生怕他下次直接报了自己的名字,不知道的直夸他中肯公平言简意赅,对他的新闻深信不疑。
[呵呵……锦户先生,这点小新闻就不劳烦您如此费心了,我们赤西就这一不起眼小明星怎么能如您眼呢。他现在已经是公认的男女通吃外加温柔小攻……]池田先生冷汗直流频频搓手,顾不得别的首先要把这个新闻压下来。
亮眼皮都懒的抬,[那这次就说他是别扭受好了。]
噗……他好像听到液体喷出的声音。一睁眼就见池田先生揪着心口欲吐血状。
[这次的舞台剧的服装由我来设计。]山下的声音很特别,不顾弄玄虚的时候总是软软的。[这个等价交换如何?]
[我更喜欢大家讨论你是双性恋的话题。]嘴上这么说,亮却打开录音机算是同意。
池田先生点头哈的离开。房间内只剩下山下独特的嗓音。
[啪。]亮有些烦躁的关上了录音机。[就到这吧。]站起来就往外走,手贴上把手的时候突然回头,瞅着山下略带倨傲的表情。[山下,送你一句话:不要和龟梨和也有太多交集。探究他的全部,你就再也抽不开身。]
山下一耸肩笑的高深莫测。摆摆手说[再见,我们会再见的。]
眼睛盯着一层层下降的红色指示灯,亮仿佛又见多年前和也俯在他耳边:亮,不要太了解我……和也寂寞无奈的表情扎着他心痛……
* * *
和也侧着被打偏的脸,没有伸手去摸。头发乱糟糟的遮住了眼,他看到仁怒气过后焦急又不肯认错的脸。没事似的捋了把刘海,他摸着仁的下巴好温柔的开口说[仁你别再生气了,嗓子会毁掉的]。]语气轻的像做错事祈求原谅的孩子。
拿起中丸留下的喷雾剂,和也让仁坐在椅子上,抬起他的下巴拇指摩挲他苍白的唇[仁,让我看看],夹担忧的声音有些发颤。
仁手臂揽住他的腰用力一搂也不在乎那钻心的疼,拽着和也的头发,狠狠咬住他的唇疯狂辗转啃噬。和也一哆嗦,慢慢抬手抱着仁的头,张开嘴感受仁唇舌的侵略。口腔每处被他舌头彻底扫荡一次,舌尖又被追逐着勾挑着吸到了他的口中吸吮玩味。
仁搂着他的手臂越收越紧,两个人混乱的呼吸成了房间唯一的声音……
[kame,kame,你看一下这个报告……]泷泽拿着叠报告愣在门口。[kame,慢点,轻点,这可是证物,小心轻放……]
缠绵的唇分开已经是几分钟后的事情,和也把仁的脑袋搂在胸前,回头正看到泷泽左脚换右脚的站在门口扇着风。
[老大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眉毛扭成一团,和也没好气的吼。
[毁坏重要证物是要负责的。还有,记得养成办事锁门的好习惯,你不会知道进来的是什么人他们想做什么想看什么的。]晃动手指泷泽笑的一脸狡猾。
[那是你办事多了习惯成自然。]松开钳制仁的手臂,随手捋顺不听话的发丝这才转过头来面对泷泽一摊手。[拿来吧。]
借着和也察看调查报告的档泷泽仔细打量着靠在和也身上的仁,早些时候的苍白现在染上了粉红色,眼里早以没有初见时的惊慌失措。原来必须要和也出现也是有缘由的。
[爆炸的中心,在桌子旁大概三十公分处的半空中,当时同在房间的几位工作人员说赤西拿着一个沙漏在看的时候突就听到赤西大喊了声出去……紧接着轰的一声。]泷泽双手在脑袋上做了个爆炸的手势。[赤西,你知道那是炸弹?]
和也放下记录本,揉了下眉心。[液体炸弹,硝化乙烷,当初分手的时候他企图用清洁剂和手机炸死我。你不要小看他,对那东西的敏感度他比有些警察还高。]
泷泽一口气哽在胸口没喘出来,咳咳了半天挖心掏肺的才没被憋死。睁圆了眼在两个人之间转悠:kame摸着赤西仁敲起的发尾有一下没一下的卷起来再松开;而赤西仁搂着kame的腰猫一样的在他胸口磨蹭。[这叫分手?]
[是啊,两年前就分手了!] 沙漏是谁拿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休息室?和也思忖着,报告上似乎没有找到责任人。[那个沙漏是哪来的?他们说了没?]
[据说今天舞台剧正式开准备,很多人送来的慰问礼物,员工都说太多了没注意的特别具体就放到赤西休息室。而且爆炸的时间,赤西恰好拿起那个东西在看……]泷泽抓起和也丢在一旁的报告。
[仁就把它扔了出去,所以……]和也做了个甩的动作。爆炸在空中仁抬手保护自己,这样皈依的爆炸中心和他受伤的地方就成立了。但是,巧合的时间……
一个色的小物体装在透明塑料袋里在和也眼前晃啊晃的。[在满地碎片中这个似乎保存的过分完整。]针孔摄影机。估计爆炸的冲击力毁坏了它的隐身地。[那就是说所有人都有嫌疑?]所有人,进出那栋大厦的所有人。
[调查一下最近出入事务所的登记名单是否有可疑的人出现,在把这个摄像机上的指纹同事务所的人进行对比……]
[没有指纹。]塑料袋继续在泷泽手上晃,[毁掉的炸弹上也没有指纹。能查到指纹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价值。]
和也突然两手捧着仁的头拉开距离火大的吼。[No evidence No witness No reason。是不是你又搞七捻三沾花惹草被人报复了?]
仁眯眯眼咬着唇冲着和也直笑,眼波一横腿一抬直接问候上和也的小腿。和也抱着腿有蹦又跳,仁却神情气爽的悠然竖起中指。凸!
泷泽抱头有种撞墙的冲动……
* * *
和也拎着旅行包站在门厅打量房间,仁扔下和也径自走进屋里。房间依旧保持着两年前的样子,门口的拖鞋仍然色和紫色,静静躺在门口的招财猫还是傻傻的举着两只小爪子笑眯眯。一切仿佛静止在两年前。
赤脚踩在地板上,和也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地板的颜色是两个人一起选的,房子最初装修的那些日子两个人每天为了这里那里的设计摆设吵架妥协再吵架再妥协。正式搬进来的那天他抓着仁直接在沙发上要了他。仁高潮时漂亮的嗓音毫无遮掩的兴奋尖叫直到最后疲惫的躺在他身下闭着眼笑的眉眼弯弯满足的低喃[和也,我有自己的家了,真幸福。]
悸动压在心底,无论何时想起总是揪着和也的心抽痛。
陷在软趴趴的沙发中,仁闭上眼。和也轻手轻脚的放下手中的包蹲在仁跟前,两只手包住他的。
[幸好你没事……]紧张的情绪瞬间松懈下来,腿一软,蹲坐在地上,头靠在仁的腿上,温的,热的。还活着啊……
恐吓人再没有任何消息除了早上的那封恐吓信,信上面只有仁和山下的指纹,显然犯罪嫌疑人十分熟悉这栋大厦和仁。大厅和走廊的保安摄像头目前还没有找到可疑的人。泷泽一个头两个大,这个案子关系棘手,不能曝光不能招摇,信川社长自杀一事一点重重上面却急于定案,焦头烂额之余权衡之下决定让和也暂时保护赤西仁安全,先解决信川一案顺便等待这个恐吓爆炸事件背后主谋的下一步。
似乎除了这样别无他法,过分模糊的证据和隐秘的犯人,毫无头绪的工作暂时搁浅。
仁扳起和也的脸“我没事。”慢慢的打着手语,仁突然抿嘴笑了,好像回到六年前失声的那段日子,磕磕碰碰的手语和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就是他的全部。
[最近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吗?仁]
“不记得,除非是那些疯狂的FANS。”偶像的负面新闻永远是媒体津津乐道的事情,更是FANS的焦点所在。每次绯闻传出总会有一波又一波的激进言论和威胁,却从来没有成真。
[不要再说了,你的手臂受伤了。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撑着沙发站起来,和也向浴室走去。
乳白色的浴缸边上依旧放着两种浴液,他喜欢的,仁喜欢的。格子花纹的浴巾挂在墙上还是熟悉的颜色。当初分手的理由似乎已经淡忘,如同每次突然争吵的琐事。只是这次夹杂的不信任和怀疑让彼此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成熟,曾经以为爱就是给对方展现最好的自我,却忘记分享,信任也是一幸福。当猜忌越来越多,当理想和爱情的冲突再也无法遮掩,当他无力与那件事纠缠斗争。分手,似乎就那么自然而然。
好像只是说了BYEBYE,明天见然后各自回家的情侣,第二天约会也许热情依旧。他在分手的第二天背着包离开日本去美国学习。检票前最有一次回头没有看到仁他都嘲笑自己的软弱,说好了要放弃终究还是不能。
浴室里热气腾腾,和也伸手试探水温,仁已经站在门口看着他忙碌。恍惚中所有一切都回到六年前。和也帮仁退下衣服,颀长的身体比两年前更有型健壮。受了伤的手臂被小心翼翼的搭放在浴缸边,自己脱光一同坐了进去,温柔的水漫过肌肤几天来的疲惫得以彻底舒展。水刺激了仁脖颈细小伤口,吸着气反射性的缩着脖子。
慢慢的收紧了手臂,把脸埋在仁的颈后,和也吻着仁的耳垂说[仁我回来了。]
仁低垂的长长睫毛挡住眼睛泛滥的液体。
两年来第一次,仁没有吃安眠药却安然入睡, 一夜无梦。
* * *
同亮坐在咖啡店,空气弥漫着浓郁的咖啡香气。亮一勺一勺的加着奶油,方糖。
和也咕噜噜的喝了大杯的咖啡摇着脑袋回味。
[听说你在给赤西仁当保镖?]实在喝不下那个看起来乎乎闻着比喝着香的东西,亮挫败的扔下勺子。拿眼睛上下把和也瞧了个遍。[羊入狼口啊。]还是一混世小色狼。
[已经找到专业保镖,只是我担任他在家的私人时间的保护工作。]泷泽对信川的案子已经在抓狂阶段,上头一边催一边百般阻挠调查进度。那案子牵扯的人到是一个都没调查得了,得罪的人已经不少。
陪仁去了专业医院治疗后,便送他回家休息,泷泽找到警卫替换他出来,仁的嘴抿的死死的,别过脸怄气的不看他一眼,和也摸着鼻子说我走了,晚上见就灰溜溜的走人了。昨天怎么样搂这仁在他耳边不停的说“仁我再也不走了”哄得仁睡觉都带着笑,谁知道一早晨就分开了。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没?]扬手招来服务生,亮一口气点了两块巧克力慕斯,才又转过头面对和也。
查?没有证据没有犯罪嫌疑人,如何查起?[没有任何消息,这次舞台服装是山下设计?]抓着手中的报纸,上面是山下那张漂亮的面孔笑的温柔。
[是他。但是山下智久不是只设计女装吗,为什么这次要参与舞台服装设计呢?]据他掌握的资料,山下师承森光子以来一直以其独特的男性视角演绎出理想女性的风采为大家所乐道,却从没有涉足男装。这次也只是舞台剧并非T台那中最直接的展示。为什么?
为什么?和也手指划过咖啡杯上鲜艳的花纹。[山下最早的设计是男装,而且他的设计雏形模特就是赤西仁。]最初的什么东西到现在已经变了,一层又一层的掩盖下世人早已经忘记曾经的真实。
[难怪了,这也是赤西的第一舞台剧。]话题一转亮不大算继续纠结什么第一次,什么当初的……那些做古的事情。[信川的案子呢?堂本刚总编让我问你什么时候一起吃烤肉呢?]
[那个案子一直有人在那种操纵阻碍调查。]而且,他们似乎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脑袋里有那么一片混沌一直没解开来。
亮把身子向前凑了凑,[你可以把烤箱里的婴儿和社长的基因进行对比……]
和也一惊正要问个明白,服务生送上幕斯,亮微笑的说3Q~突然从头上掉下几枚硬币砸在他头顶正巧落在幕斯上。
[先生这是您点巧克力幕斯,还有还给您的小费。]笑容可掬的服务生弯腰行了个礼,深棕色头发柔顺的贴在前额,赭红色的工作服衬着他脸色粉嫩,得意的表情里有着天然的倨傲。
亮目瞪口呆的看着男孩挺直的脊背远离视线,和也笑的瘫倒在椅子……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ORZ然...你居然KA???......
= = 我才看到...

【2008/05/25 18:52】 URL | 十一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