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
戀世


時計



プロフィール

♂ ♀☆ 希然♪

Author:♂ ♀☆ 希然♪
记忆中的味道
只有回到过去才可以品尝

流走的不只是时间……



最近の記事



★★星の鎖★★

★
Sai

私達の過去
私達の過去



最近のコメント



曜日ごとに変わるメッセ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ー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大の願望♪♪

希望早上可以顺利的睁开眼开始新的一天

祈祷……可以健康的活下去……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盲点
还是写出点东西……
看在字数上就有很大进步~~~~~

[亮/内] 《盲点》(end)
《Till the end of time》番外1
[回忆是透明的
时间是色的
当时间抹过记忆
我还拥有什么……]
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和平常一样习惯的点开网页看着穿着三点比基尼的大胸MM在屏幕上晃来晃去,看看所谓的偶像的脸决定下一个目标应该用谁来赚足我这个月的薪水。
绯闻新闻传闻有人要看就是市场,即使所谓的政经界老字号报纸也要弄出个版面来装着俊男美女的豆腐块脸——这就是市场是商机。
[亮,总编找你到办公室。]小山挤眉弄眼加努嘴向着一个方向。
[脸抽痉就不要来上班了,污染环境。]拍拍他的肩我好心的提醒,并不是所有人的心脏有我这么坚强可以承受ET而不抓狂的。

总编的办公室也没有多高级,尤其在那个人的摧残下估计连狗窝都不如,很可悲吧?更可悲的是我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
[哟!小亮!来来来!人家指名道姓的要跟在你的门下打工实习。]大手掌拍在我后背啪啪做响然后神秘兮兮的小声说[美人美人美人哦!]
妈的!瞧他一脸猥琐要不是心疼早餐钱我就直接呕在他身上。指名道姓?!这什么时候改行做牛郎店了?
把小山碍事的脑袋拨弄开,总编桌前站了个细瘦的男孩子,白色T-恤外罩着军绿色外衣,复古的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腿。
身材不错。我满意的吹了声口哨放平视线……

笑。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嘴在笑脸在笑就连刚才在抽搐的胃都扭着劲的笑。
总编堂本刚拉着我就往前蹭清清嗓子很绅士的说:
[这就是你崇拜的遥斗,锦户亮。]
说完还很是得意的拍我肩膀,[内博贵,你的新搭档!]
[哈哈哈哈哈……]
我突然爆笑出来笑的眼泪都挤出来笑的肚子痛的瘫在最近的沙发上——那张干净的脸瞬间变换好像吃到X一样的表情足够我虚荣感满足的大笑三天三夜。
勉强支撑的眼睛留下条缝,液体扭曲的折射周围人时间静止似的瞪着我。
[你……你……你真的那么崇拜……一个扇了你一巴掌的……变态同性恋?]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听到顺着牙齿传来沙哑的声音。
内博贵的脸从粉红到青绿再到朱红充分表现了的健康情况十分良好,估计在小山的带领下会活的像只猪一样的幸福。这样不识人世暗的孩子还是混在那些帅哥美女那比较合适。
当笑转换成咳嗽我想这里不需要我再呆下去了,驼着背捂着肚子我站起来准备离开。
堂本总编皱眉拉住我的胳膊[亮?]
[这应该不是我的问题,他也许不喜欢和我搭档。更何况……]我接下来的没有说,整个房间寂静的可怕每个人都因为我的停顿而没了表情。
[亮,只要你同意这件事,我可以立刻调你回政治版。]总编突然饶有兴趣的盯着我,那双桃花眼里清楚的写着:不怀好意。
[不用了。这个月的薪水已经物有所值了。]开玩笑,当初我自己要离开报社是你把我留下扔到娱乐版说什么别的杂志报社不会有人像他这么伯乐的。何况在娱乐版我混的有模有样的,连明天新晋TV红人田口淳之介准备和女朋友约会的地点都已经弄到手,就差捧着camera在那一站取两个角度然后我就可以回来看美女MM了。

用力扒下堂本总编吸在胳膊上的双手,准备走人。
突然一个外力我踉跄着倒退差点跌坐地上[妈的!谁拉本大爷!?]
一回头,正对上那孩子低着头专门留给我的栗色发心。然后含糊的嘟哝一句。
[你说什么?]没听清,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他猛的抬头用力的瞪我用力的吼我然后脸憋的红红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乱晃还闪亮闪亮的。
……
于是我又调回了政治版,那个田口小帅哥和他女朋友的偷拍机以一顿寿司的代价会转让给了小山。
把camera扔给了跟在身后的孩子——据说他小我两岁。
只有两岁吗?那双眼睛比我清太多果然还是不该沾惹的人。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我搬到隔壁的政经版,内在后面一言不发的跟着。我在第N次骂自己白痴后特想转身吼身后那个:你他他妈的痴呆啊!
可是没有理由。不知道一个遥斗有什么值得他执著崇拜甚至放下面子认错——虽然他的错误只是用鄙夷的语气说出事实并加以辱骂——好像他真的错了这么一想。
坐在告别快半年的位置上,熟悉的感觉我不自觉的转头看向左侧,只看到内在收拾他少的可怜的东西,那个人习惯的桌面狼藉早以不见。

晚上总编说给内开个欢迎会顺便庆祝我的回归。我吹鼻子瞪眼睛的说什么叫顺便?不是主角大爷我不屑去。
内有点害羞的对着那个色狼总编说谢谢。然后顺便瞟了我一眼。
酒吧里一群脱了人皮的狼放肆的嚎叫,整日的压抑我不知道这些人的心理是不是和嗓子一样开始变异了。
总编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走廊临近洗手间的角落一脸兴奋的挖八卦。什么最近和也回国了对吧,工作忙不忙啊,有没有女朋友啊,在办什么案子啊……
抛出没用的剔掉废话总结出来就一句话:龟梨和也那个烤肉案的内幕呢!
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了叼在嘴上,靠着冰凉的墙看着渺渺白烟然后消失。如愿的告诉他和也答应定案后第一手消息一定是D刊的他才满意的离开。
闭眼吐云吐雾的考虑是否要再入狼窝,感觉到身边一阵热气睁眼看见内拿着外套站在面前。我们就这么对眼看着谁也没有先说话。
[啊啊啊!小亮哪里去了?]不远处传来小山的大嗓门我捏灭烟拉着内的手死命的往后门跑,直到寂静的街道听不见喧嚣的人声。
内手支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气,入秋的夜晚冰凉的空气窜入肺里他猛力咳起来越咳越夸张,我看不下去走过去拍怕他的背帮他顺气。
看他弯着腰止住咳嗽我尴尬的把手拿开,内抓的我的手侧仰起脸把包在他外套里我的塞进我手里。
[对不起。]
我心一颤慌乱的闭上眼,他的眼睛太干净的纯粹,那中纯然的情绪刺痛了我的神经。
[小……亮?]他的口气有些担心,不安的摇晃我的手。
不着痕迹的和他拉开距离,我说走,我请你吃关东煮。
他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跟着,然后撒娇的抱怨晚上喝了很多久肚子好饿。

坐在长椅上吃着热乎乎的关东煮,内的话多了起来。
他说毕业到现在已经打了十份工了,可是没有一份做的长久,没想到D刊会聘用他啊好像做梦一样……
内的手指修长很漂亮,手舞足蹈的讲着打工经历的时候不停的划过我眼前清楚的看到他中指的戒指。
我说最短的是那个牛排餐厅吧。他一愣那瞬间眼睛里跳跃小小火焰。然后低下头嗯了一声。
[如果你觉得在意那就把那一巴掌还回来吧,但是我不会道歉]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痛。盯着他吃惊的眼睛我静静等他的回答。
他笑了,不是刚才或者在报社时那中压抑带着点虚伪的笑。裂开嘴巴笑的肆无忌惮,一歪头的思考状说先存着,等到我需要的那一天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当时我们都没想到这句玩笑话会成真,而且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还的一干二净……
……
* * *
交换的价值在于各取所需。
内看着我手上的文件袋问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给他们想要的形象他们给我想要的新闻,只用腿不用脑是跑不出真正的新闻,不新鲜的消息没有任何价值。]
拉着他回到车里,他脸色发白捏着Camera的手骨节发白。
[十字的报道也是你这么换的?]半晌憋出来一句话他哆嗦的问我。
Bingo。
果然是因为那篇报道。
[是啊……用一条人命和一个荣誉换来的……]上田死了,遥斗在新闻界消失。这样的代价还不够吗。
我趴在方向盘上,眯着眼睛问他……够不够……

内再也没有问过我以前的事情关于麻斗的事情,这个名字彻底消失在D刊。生活还没来得及枯燥就已经鲜活起来。
也许两个人的世界永远不是一个人能代替的。内在面对更多暗的现实中渐渐成长了许多。
只是依然会发脾气,明亮的眼睛里闪着一小簇火焰,摔过Camera也让我新闻图片开过天窗,
吵闹归吵闹他依然会坐在一旁用很崇拜的眼神看我打新闻。
没有那么伟大但是说不虚荣那是不可能。用和也的话说在我肯打肿脸充胖子的扔下那一千日元的时候,就是注定这一切的开始。
当上帝之手推倒第一颗骨牌,你能做的就是,等待。

* * *
那天接到和也的内部消息到案发现场时,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爆炸后的硫磺气味依然残留在空气中。
破碎的肢体散落在地上,内一低头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尴尬的接收一切的关爱眼神把内塞进街道对面的车里。内抓着我的手臂哭的稀里哗啦,一边哽咽一边喊[亮,亮……]
关我什么事?汽车炸弹又不是我做的!
塞了一盒抽纸在他怀里叮嘱他不准乱跑呆在车里慢慢哭,我拿着Camera冲进冰天雪地继续取材。
回到现场和也取笑我说哄孩子真不容易啊。
没搭理他其实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这个三个月来一起出工作一起做新闻一起写报道一起吃饭,一天有8个小时在一起度过还不算加班加点,就算没有喜欢也有习惯了。
和也摇头啧啧有声的说[亮你快找个人来爱吧。]
[我爱的大胸MM多了去了。]
[可惜你不爱女人……]
我只爱他们的胸……这我知道

照下最后一个镜头,这场事故5伤2亡。
生命总是这么脆弱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你还会在做什么,是否还活着。
按下回车键把新闻发出去,内缩成一团哭的已经开始打嗝。
抓着他的衣领我用力摇晃你哭什么哭!再哭把你踢出去。
接着把他脑袋按在怀里慢慢摸索他的头发轻轻哄着[内别哭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内勒紧我的腰有一下没一下的喊亮,亮……亮。
我也有一下没一下的答恩,恩……恩。
有些东西,看不到,就姑且当它不存在吧……
* * *
和也买了火锅料领着仁到招呼我到内租的房子吃火锅,狭小的房间装四个人很挤也很热乎。
仁和内一见如故缩在暖炉里看电视,和也说那是因为他们在某些生理结构上是一致的。
吃饱喝足躺在榻榻米上打嗝,那两个家伙吃完就走不负责任的留下一屋子狼藉。
艰难的爬起来,却瞧见内挽着袖子正准备和油渍渍的碗碟奋斗。
我几乎连滚带爬的冲上去抓了他的手,一脚把他踢到暖炉里。
内的手指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穿上外套我准备回家,内的腿锁在暖炉里上半身不停的旋转看我穿衣穿鞋,手摸上门把手……
[亮……承认喜欢我这么困难吗?]他问的很委屈。
[承认我喜欢你不困难,但是承认你是个男人很困难……]我回答的也很委屈……
内尖叫扑上来挂在我身上,握在门把手上的手就那么松开了。
我没那么矫情的说,我还爱着上田,不能再喜欢别人……我会永远爱上田,刻在心底的磨不掉,也没打算磨掉。
费力气的抱起内摔在床上,扯掉外套随即压上他的,他咯咯的笑着叫着孩子似的满床打滚。
含住他的唇我感觉到他一阵哆嗦,敲开牙关搜刮他口中的美好听他难奈的泄露的呻吟。手探入他衣服里,摸着光滑的皮肤享受细腻的触感。
褪去彼此衣物赤裸裸的埋在棉被里,把冰凉的脚板贴在内的脚上。
我的吻慢慢下滑,内抓着我的手臂越来越用力。
[嗯……]闷哼了声然后他用力咬着唇的羞涩模样更刺激了我。
舌尖回到他胸前凸起润湿拉扯……
[嗯……亮……嗯……]
[嗯……啊……嗯……用力……啊]
突然的女高音我一激灵,从被里探出头撞上内尴尬一直向墙上乱瞟的眼。
隔壁的碰撞和呻吟仍然持续着,那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喊,惹得内脸一阵火烧似的红热。
我捧着他的头用力吻下去[放心,我们会比他们做的更好……]
……
内无意识呻吟持续到后半夜,隔壁已经偃旗息鼓多时。高潮时刻内抓着我的肩用力的咬,咬的刺痛流出热乎乎的液体。
然后有气无力的躺在身下继续认我为所欲为。
……

早晨的阳光透过乳白色窗帘照映一室清亮。吻上内扇动的睫毛,轻轻说早安……
……

我们的爱情,不需要曲折,就这个干净的一直走下去。
相信我们是最幸福的。
内在搬进我公寓的第一天晚上,窝在我怀里说亮,我们要幸福……

那时,我也以为我们会幸福,至少会比和也和仁那对野兽一样的爱情幸福许多—
~~~~~~~~~~~~~ ~~~~~~~~~~~~~~~~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好久沒看到柚子的文字....
總覺得換了一種味道阿...
是說有些小細節得回頭再搞清楚...ryo chan的前愛人是上田阿...

最近有點忙....所以來找柚子聊的時間也少了....一切都好嗎??

其實忙的原因是為了中秋連假要去日本玩...所以得把手上的工作趕個進度....
再撐一星期就解脫了阿阿阿...

【2006/09/28 00:16】 URL | slience #- [ 編集]


sliencev-12
抱住啃~
好久不见你了T^T
可想你了~~~

中秋要去日本啊啊啊啊啊好幸福哦*可惜你现在有点悲惨(偷偷乐*你就满足我的一点点嫉妒之心好了~~)

这文估计写的乱七八糟因为正文没出来很多情节没折腾明白……
我家女人喜欢小乌龟v-391
算了*这文是还债序幕……
日本回来要讲好玩的给我听*目指!

【2006/09/28 15:40】 URL | H1♀(●э●)♀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