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
戀世


時計



プロフィール

♂ ♀☆ 希然♪

Author:♂ ♀☆ 希然♪
记忆中的味道
只有回到过去才可以品尝

流走的不只是时间……



最近の記事



★★星の鎖★★

★
Sai

私達の過去
私達の過去



最近のコメント



曜日ごとに変わるメッセ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ー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大の願望♪♪

希望早上可以顺利的睁开眼开始新的一天

祈祷……可以健康的活下去……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赤龟] 《谎•言》 (end )
[赤龟] 《谎•言》 (end )

[我们之间什么时候由配合变成了迁就……
谎言成为一种习惯,是在骗你还是欺骗我自己……]

跳下吱嘎作响几乎做古的汽车看它扑嗤扑哧尘土飞扬中威风凛凛的离开,赤西仁墨镜后浓密的眉毛扭扭扭扭再扭。
北海道的天空很蓝没有遮掩的蓝太纯净的天空太阳似乎都是干净的金黄,不同于东京喧嚷的城市惨白的天空。沥青的马路有着乡土的痕迹风鼓过有种淡淡的馨香。
S开头T结尾的词一路颠簸咒骂一路。深吸口气冲着渺无人家的田地……
[他妈的山下智久你骗我!!]
什么狗屁适合修身养性爱情充电的美丽温巢,什么依山傍海紫色花田的人间仙境,除了那个“绝对没人认识你”外没有一个对的!这根本就没有人!
仁掏出烟叼着也不急着点着,背包甩在背上沿着掉漆的路牌慢慢踱步。
早上的一幕仍然那么清晰,仁笑着咬唇说我休息几天大家要努力噢。田口来不及收回的笑僵硬在脸上仁很诚实的暴笑出声 。上田挥着拳头指着他的鼻尖:赤。西。仁!
仁两根指头夹着那张形成表下巴冲着上面一努,“赤西仁“下面那段突然空出来的一片很是醒目。上田一把抓来撕碎扔在他身上[你这是什么意思?!]
撕的不是很细致大半的纸砸在身上又掉了下去,很重。
[回家睡觉我]。仁记得当初自己笑的轻松自然没有委屈没有挑衅更没有期待。
拎着包离开乐屋,冲进来的助理扯着他的衣角说赤西仁你以为龟梨还会迁就你吗?
脚步一顿仁转身拉开他的手,很不以为然的告诉他:[我。从。来。不。要。他。的。迁。就。]
拎着简单行李没有告诉任何人上了飞机。P那张扭曲的脸好像便秘多日拉不出来,揪他衣领乱晃得到保证绝对不告诉别人。别人,P说的很用力郑重其事。
自己当时什么反应?咬着烟蒂仁耸肩一哼。鼻孔出气的送给他两声哼哼。谁会问?
第一个林荫口左转弯。再走五十米有些年代的房子充满了欧洲味道。
淬掉口中没有点着的烟仁按响门铃,穿着和服的欧巴桑脚上的木屐敲打着青石板路咔哒咔哒做响。
吱嘎推开的铁门,仁感受到古老的气息。
[欢迎。赤西君。]
[您好……]局促的打招呼,仁不自在的推着墨镜跟在她后面穿过开满紫色的庭院。低头盯着前面木屐里的白色袜子。曾经有个人也喜欢穿着木屐乎乎的晚上公园散步,敲打着做响的石板跳着最原始的鼓点。转动的浴衣下摆像个孩子。几年前的事情了?4年,还是3年?是个孩子的那时候。
[狩野典子。]狩野太太温柔的笑着,[这里是客厅,物品可以随便使用当然不可以弄坏噢。卧室在二楼,那边是书房……]仁低着头,仍然盯着那双脚发愣。
[赤西君?……]
[はい?]仁错讹的抬头,忽然冒出来句,[山下有来过吧?]
[啊?]狩野太太一怔然后笑了,[来过几次了,跟一个很漂亮的孩子……]
[哦……]摘掉墨镜零碎的头发掉在眼前,仁咬着唇若有所思。[啊。麻烦您了,狩野太太……]
……
送走狩野太太回到卧室仁把自己用力扔在床上,正对的落地窗一片漂亮的火烧云淡紫色的天空。抓着关机的手机起身踱到阳台。
空气弥漫的浓郁的衣草香,不远处倾斜山坡七彩花毯,水气就那么不正气的模糊了眼。
蹲坐阳台一角打开手机,不停跳进的e-mail他看到那个名字。
——你在哪?——
简单。一如他对自己的感情。复杂回归简单。那什么时候能回到最初?
——在家。很漂亮的晚霞。——
发送。
一滴水砸在屏幕上,放大的收件人名字让他觉得自己真的是ばか。
谎言在自己发觉时已经成为习惯,用谎言来替他找借口替自己来躲避现实。
对着一堆雷同COPY严重的短信。
——很好……补眠中……——
语义不明的回复。然后关机。
抱着腿缩坐在冰凉的地上埋在手臂里的脸,湿乎乎的。
其实
每个人都习惯于说谎
并且用谎言来欺骗……自己

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仁有片刻失忆。厚重的窗帘渗透的阳光提醒着他时候不早。
迷迷糊糊摸来手机开机又扔回床上,自己又滚进床单继续纠缠睡意朦胧。
一切……仍那么自然……
骤然响起的铃声,仁脑袋埋在松软的枕头里不肯抬起,挪动手臂在床上爬行抓着那个嚣张的东西,用力更嚣张的吼回去
[妈的你找谁?]
电话那头除了吵闹的喧杂,没有人应答。
[说话!]用力哭一直哭到半夜才睡下红肿的眼睛干涩的不肯睁开。没有原因也许是这里的空气太香星空太美好久没有这么干净的一个人不用在乎谁的遗世而立。
浅浅的呼吸透过电波震动耳膜,仁突然安静了。跟着那个频率吸气呼气……
[小龟……]
[知道你醒了,就一定会开机的……]清冽的嗓音浓重的疲惫和掩不住的无奈。[在哪呢?]
[家里,睡觉。]多年的习惯,和也怎么会不知道……仁叹气。
[哦……那再睡会吧]……哔……和也挂掉了电话。
还贴在耳边的话筒已经没有那个人的呼吸,仁蹭着那个巫毒娃娃告诉自己和也很忙,忙的没有时间考虑自己,没有时间考虑他,没有时间猜他是不是在说谎,没有时间惶恐他是在生气还是闹别扭……一切都变了。
关了静音仁继续厮磨枕头。有人说:谎言是一种生存必需,社会离开他便无法运转,所有人都有不诚实的一面,所有人都需要用它来善意恶意的欺骗别人和自己。
……

再次睁眼日头倾斜肚子凹瘪着抽搐。很久没有做梦仁分不清现实。梦里有同自己有着相似发型相同发色的和也。
冰凉清水泼在脸上仁对这镜子里湿淋淋的脑袋说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做了两份意大利面吃掉一份扔掉一份。穿着T-shirt,白衫,浅色牛仔短裤,踩着人字拖摇晃在衣草田埂上。
透明清的蓝天,飘荡的白云,摇曳的绿树,凸现出一片一片的紫色,田里一笼笼四散开来的衣草和挺拔的向日葵排成整齐的行列一直伸向远方,仁走过一趟又一趟的花垄,细小的花朵蹭过衣裤沾染满身的香气。
一种蓝的泛紫的深邃味道,仁兴奋的从这边跑到那边带起的泥土弄脏了赤裸的脚丫。猛的扑到一笼花丛过分浓浓的香味,仁咯咯的笑了,这次会比那只泡香水浴的乌龟香很多吧……
[啊啊啊啊啊啊……]
大喊后的释放是筋疲力尽的空白,仰躺在地上盯着天上飘动的云,太阳已经西斜,衣草的影子打在仁脸上。
衣草,期待的爱情。

每次的眼神相对不是没有看到你眼中的无奈和伤心,这世界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怀念曾经你冲动的拥抱,怀念你兴起拉着我的手徜徉在纽约街头,怀念你暴走无厘头的自言自语,怀念你撒娇蹭在身边害羞的笑……
不懂sexy而努力摇摆身体的青涩年代,两颗毛绒绒脑袋蹭在一起的冲绳海边……
和也……不放过我们的不是残酷的现实,而是我们记忆中残留着不肯离去的美好。

极轻的叹息似有似无,温热的唇贴着仁弯起的嘴角。
猛的睁眼起身,仁听到牙齿相撞的声音,金黄色夕阳下的和也扭曲着眉毛就好像那次仁偷偷在他便当中加入葡萄干时他嫌恶又无处发作的表情。
[小龟……]
和也捂着嘴继续瞪他,瞪的很用力很哀怨。
扯过他压在身下仁拉开和也挡住唇的手,轻轻含住发热的唇舔舐着,灵巧的舌敲开和也牙关揪住躲避的舌头一起缠绵。
……

两个人并排躺在地上,仁侧身,细长的手指戳着和也脸上没有卸掉的妆。
[好重的妆]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没有放弃的意思。
和也睁大眼盯着仁刚才盯着的天,仍然有云在飘动,却已不是曾经那片。
[这里很漂亮。]抓过仁不安分的手指放在口中用力一咬,听着他无防备飙出的海豚尖叫,疲惫的脸洋溢着笑意。
[你怎么来得?]
[飞机,汽车,最后步行。]很怜悯的施舍给仁个白眼,和也啧啧的又转过望天。[仁果然变笨了……]
[喂……你说谁呢你……]仁突然跳起来居高临下的锁着和也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记得告诉这只乌龟他在家睡觉。
[房东太太说你在这洗香气浴……]和也眯起眼想把仁的表情看着真切。[仁……回去吧……]
慢慢压在和也身上,仁把头顶在他颈窝,扑通扑通扑通的心跳……
和也,如果是谎言,请永远不要戳破它。
……

一前一后的晃荡,盯着前面人略弯弯的脊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那孩子喜欢COS龙虾,想象着光溜溜的和也烤熟的虾子般浑身粉红,仁笑的浑身乱颤。
和也回头皱眉瞪着他,仁自知理亏,憋着气,抓着和也的肩膀整个人挂上去[再……让我笑一下下,就一下下……哈哈哈哈]
甩开仁,和也大步向前走,手被抓住上下摇晃,[小龟……小龟……哈哈……等等我……]
……
宽阔的花田徜徉的小路,肆无忌惮的两个人笑闹拉扯低低软软的[小龟],羞涩依旧的[仁],仿佛又回到过去,没有成熟的过去。

仁裹着紫色香气冲出浴室,热气弥漫的房间传来和也恼羞成怒的[赤西仁!!]薄薄金属撞击的质感声音,时间洗礼不再单薄。
舒服的躺在床上望着阳台随风晃动的湿漉漉的衣服。心底钻上来的温情淹没了自己。就这么一辈子可不可以?
打开电视,遥控器在手中转啊转啊。
“受冷暖空气影响,持续两天降雨的东京仍将有雷雨或阵雨……”
下雨啊……雨天的直觉比较准吗?播报员的嘴依然在动仁什么也听不见。
什么“晚霞很漂亮”啊,自己没事充什么文青拽什么字。
蒙着浴巾擦着头发,仁宽大的衬衣挂在纤细的肩膀上效果非凡。热气熏的泛红的脸蛋透水般的粉嫩。
坐在床上听着天气预报,好可惜的叹气,[明天会下雨啊……]顺手揉揉旁边那颗滴水而不自知发愣的脑袋。
[哈?哦……下雨……]骗子就骗子吧,至少他来了,晚餐两份的意大利面他没有浪费掉。
咬着下唇,仁甩着头甩掉脑袋里的怀疑……
[ばか!别乱动!]和也气不过一脚踹上他的屁股,仁顺势一倒把他压在身下。
[哦?说我是ばか?该怎么惩罚你?]不怀好意的手磨蹭上窈窕的小腰,一根一根计算肋骨的数目……[一,二,三……]
[哈……哈哈……仁放手……好痒……哈哈……]手脚并用挣扎着,和也用力推拒压在身上的仁。躲避不开的蜷缩一团努力钻进仁怀里。
一个错位上下颠倒,仁抱着和也躺在他身上。缩成团的小身体倔强的不肯打开。关掉电视关掉灯。两个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在床上滚来滚去。
和也的手臂绞缠在仁颈后,吻着那精致美丽的锁骨,喃呢的喊着[仁……]
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可以选择,那只有自己。选择遗忘还是坚持……
纠缠的不肯解开的是谁?仁悄悄的问和也。回答他的是和也更用力的手臂和几近哭泣的声音为什么要解开?
……

再一睁眼,依旧是瞬间的呆愣习惯的蹭蹭左手边的温度,咕噜噜的不满自弓起的脊背传来,仁笑了。
雨点敲打着阳台清脆的声音。用力摇醒睡意正酣的和也,morning kiss堵住所有抱怨。
[我们去看雨……]
皱眉瞅着仁那水汪汪的眼,和也摸着仁那淡去的眼圈,抱着他的脖子借力坐起来,闻着他发间一样的香气,慢慢醒来。
……
[喂!你快点!]踹着厕所门,和也没好气的催着那个进去半天没动静的人。
[再等一下!]
[你这毛病怎么还没改?]
[要你管!]
[@#$%&*]
呼的拉开门,仁拎着裤子冲出来,身后水声哗啦,门外早没有和也的影子。
[喂!你用我牙刷做什么?你的呢?]
[没来得及带。又不是没用过你烦不烦……]嘴唇周围一圈的白色泡泡,和也凶巴巴的脸没有了说服力。
习惯,能改得掉,就不叫习惯了
……

两个男人撑一把伞似乎小了点,仁揽着和也的肩头努力不让雨淋到。
赤脚踩着人字拖踏过水洼,和也孩子气的用力蹦起,四溅的水花弄湿了仁的短裤。
[小……龟……]警告意味颇浓的语气。
和也跑出雨伞,啪啦啪啦的奔跑。
自由是自己给自己的,无须别人允许。雨水打湿白色T-shirt伏贴在身上。用力奔跑大声叫着[仁……]
拖着长长的声音穿过紫色的衣草花丛,折下一支向日葵向招摇着摇晃着。
仁赤脚追了过去,掉在地上的透明伞,滚在被遗落的鞋旁边,世界……都被遗忘。
抓着作怪的和也吻着他大笑的唇,沾惹香气的雨水唇齿间流窜。
和也一把推开仁大口大口的呼吸。[看谁更香!]说罢继续大横穿过波斯菊,松软的泥土拽住了鞋子,索性也跟仁一样光着脚丫子撒欢的奔跑。
含苞的郁金香红的透紫的罂粟花,花浆染红了衣衫。仁更是将头探到花丛使劲磨蹭。
[很过分哦你!]和也尖叫着跳上仁弯下的背。扳过仁的脸蹭着。
扑倒在地上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疯狂接吻,泥水浸透彼此的身体,一样的冰凉。
……

拉扯着狂奔回房间脏兮兮的脚丫子弄湿了地板,泥渍的脚印直到卧室。剥落的衣服缩皱成一团辨不出原来的颜色。
哗啦啦冲下的热水,两具紧贴赤裸的身体。和也腿挂在仁的腰上,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呼吸急促。仁埋首在和也胸前含住他浅色的乳头吸吮,手在另一边用力揉搓。一种既痛苦又刺激的快感让和也弓起身子,盘住仁的双脚不由自主的磨蹭着。
[仁……]和也持续的喘息带着混杂的香气刺激着仁的神经。压着和也的脊背在光溜冰凉的墙上,颤抖的手摸到浴池边的乳液乒乒乓乓撒落一地的瓶罐,眼前的混乱仁一窒,和也捧着仁漂亮的脸吻上眼角那颗痣。
一切,都不重要了。
沾着乳液的手指在他紧窒穴口揉按辗转。突然刺入的异物和也蜷缩起脚趾,紧紧勾着仁的背。
[不要掉出来哦,和也……]不断抽送进入的乳液将入口充分润泽。浴室充满浓重的香气。仁突然按住和也不停晃动的前身贴在肚皮上揉捏起来。
[仁……]和也闭起眼整个头埋在他肩上,无阻碍的亲近灼热的唇贴在仁敏感的耳郭。
身体的记忆不会忘却,他依然是最熟悉他的仁,他也是最契合他的和也。
关掉淋浴仁抱着和也放在床上,[要开动咯!] 他俯身,让两人的亢奋相抵,漂亮的手掌包裹住两人,彼此相互摩擦。
更细嫩的肌肤来回厮磨,和也舒服的眯起眼扭动着腰身。濒临高潮的忍耐表情让仁末梢神经一阵抽搐快感自椎尾蔓延刺激着大脑亢奋起来。几乎同时呐喊释放在仁的手里,白色的液体灼人的温度。
粉红色的入口紧张的张合着,褶皱在乳液的润湿下清晰泛红。白色的液体混合着衣草香在和也体内抽动,酝酿出淫秽的味道。
[笨蛋小乌龟……]身体压向准备皱眉反抗的和也,双手掰开挺翘的臀用力冲了进去。
让人心痒难耐的呻吟刺激仁,感受被紧紧收缩的肌肉包裹的滋味,喘着粗气开始律动。
空气中充斥着肉体撞击的声音和细小几不可闻的呻吟。[仁……]
……

释放后的酸软无力和也靠着仁坐在浴池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水,恢复温度的身体疲倦涌了上来。抓着在脖子上亲吻的脑袋[明天还要拍戏……]
突然沉默的仁让和也突然清醒。[我……只出来了两天的戏份……]不知所措的手指习惯性的绞在一起。
仁环抱着他掰开手指放在唇边一根一根亲吻。[一起回去……]
[嗯……票都买好了哦……]笑颜逐开,半月型的眉眼掩不住的开心。
[喂 !你这家伙……]
摸着仁在水下已经站起来的小家伙,和也跪在那里又慢慢抬起身体,又慢慢坐下。没做清理的身体轻而易举的接受了仁。收缩的褶襞吸住火热的亢奋。
[唔……嗯……]半启的唇溢出压抑的呻吟。和也喘着粗气的抵在仁胸前。[生日快乐……虽然提前了点]
有什么东西堵在仁的心口出不来,搂着他纤腰帮他上下晃动分不清脸上是汗还是泪。
浴缸里的水被激烈的动作搅乱地不停向外溢流,静谧的浴室只听见哗啦哗啦的响声……

飞机降落时仁叫醒了睡熟的和也,假装望向窗外偷偷吻了他睡意朦胧的脸,得意的看着飞上来的粉红和扔过来的白眼。
出了机场分道扬镳,和也晃手说拜拜明天见。
仁目送他坐进计程车然后变小消失。
和也,明天你在SUPPLI 现场而我依然在家,其实是后天见吧……你说错了吧……
他有选择相信的权利,是谎言就不要戳破是幻想就不必现实……至少,他会很快乐。
简单的快乐……
[喂……P……谢谢你……什么?说谢谢你就受着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激动ing
亲爱的你居然写文了
明天来看眼睛睁不开了T T
不要打我不要戳我不要S我*抱头逃

【2006/07/30 05:15】 URL | 豌豆 #- [ 編集]


豌豆!!!
凸凸凸凸凸!!!
没打你没戳你没S你*够意思吧!

什么叫我居然写文了?!!你那里下红雨了吗????

【2006/07/30 18:12】 URL | 凸! #- [ 編集]


555555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惊讶嘛T T

【2006/07/31 03:01】 URL | 豌豆 #-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